叶子

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黄少生日快乐w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那个,我。。。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没错是我,不一定回,但一定会看……

非洲烧酒沐龄毓:

请...请这样对待我...谢谢...

栀蔴:

是这样的

瞳三三_一个深爱着刘小别的过气文手:

完全没毛病!!!一看到评论炸裂到飞起!!!!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为张新杰拉票

转起来!!!

未肆:

新杰!!新杰!


李子:






张副被反超




国家队唯一的牧师需要你们集火啊!!!




立下flag




如果张副出线 




从小蓝手以及转载中抽一人送全职cafe限量周边




角色你定




要什么你定




妹儿们转起来


吃方便面时的一个脑洞

话说,今天我吃方便面时,脑子一抽,就联想到了叶修泡的方便面。虫爹不是说叶修泡方便面泡的可好了吗,但都是同样的方便面,叶修是怎么做到泡的好吃的呢?我苦思冥想,最终得出来一个答案——时间!只要掌握好时间,方便面就能泡的很好!!!
综上所述,联盟里泡方便面泡的最好的,应该是张新杰???

【米优】忠犬三十题第一题

1.早早准备好的营养早餐
叶子有话说:我怕是过气了。
不对啊,我根本没火过。
好了,答应好的第二更
哦不我好像跑题了,算了不管那么多
短小!短小!!短小!!!
OOC预警
三月的早晨,阳光透过窗子暖暖的斜射进来,照耀出空气中飘散的尘埃。春日的阳光总是这样慵懒至极,让人止不住的要打个哈欠,鸟儿的啁啾委婉动听,让人平添几分睡意。这样的日子本就让人忍不住的要窝在被子里不愿起来,更别提现在还是周末的大好时光。于是乎,我们亲爱的百夜优一郎同学不负众望的赖床了,而且还是谁都喊不起来的那种。 百夜米迦尔又一次推开了卧室的门,看到床上隆起了一个小包,便知道自家恋人还在赖床。 米迦叹了口气,猛的将窗帘拉开,本来还昏暗的卧房霎时间充满了耀眼的阳光。 优一郎被吵醒了,眯着那双尚还笼罩着一层氤氲水汽的翠绿色眼眸和一头鸡窝似的黑发,不满的嘟嚷道:“真是的,米迦你干嘛拉窗帘啊,让我再睡会儿!就五分钟!!!”说完便猛的用被子罩住了自己,大有一副不睡到世界末日不起床的劲头儿。 看到这一幕,米迦只得轻笑了笑。他太清楚自家恋人的性子了,要不采取点特殊措施还真起不来。念头至此,米迦爬到了床上搂住自家恋人。优一郎似是没料到米迦会来这手,毛茸茸的脑袋又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眨巴了几下眼睛,清醒了不少。 米迦顺势凑到了优一郎的耳边,一字一顿的说到:“优酱,起来了。我做好了早餐哦。”优一郎把整张脸都埋到了枕头里,嚷嚷倒:“好啦我起来就是了,米迦别这样啦!”然而泛红的耳根却出卖了他。 米迦眯了眯眼睛,笑道:“那么,我就在这里监督优酱你了喽~”
                                                                                   -end-

【米优】罪の花(中)

叶子有话说:咳咳,本来没想拖这么长时间的。。。我有罪,我今天尽量双更。
突然想写忠犬三十题。。。
本章比较短小Orz
有OOC
米迦低垂着眼帘,认真的检查着行动前的装备,心里一阵发虚。 虽说刚才他对那位队员说话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也没个底。要知道,他可是指挥组的人员。饶是平时他会跟优一郎一起锻炼,体魄和反应比指挥组其他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可究竟还是撵不上行动组的优一郎。 再说了,连有周密的计划,丰富的情报的情况下,优一郎都没能完成任务。他如此冒进,能行吗? 米迦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要知道,落入敌手的可是他的优酱,他现在唯一一个还在世的家人。若是自己连这唯一的家人都保护不了,那自己活着还有意思吗?不行,就算堵上自己这条命也得把优酱救回来。 米迦又最后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很好,手枪 弹夹,匕首...该带的都带了。临行前,米迦眼角的余光瞟到了烟雾弹。 要带吗?米迦勒略一思索,还是带上以防万一了。 当米迦毅然决然的踏出帐篷那刹那,他突然觉得自己显得有点儿可笑。明知前路生死未卜,自己却还义无反顾的犹如飞蛾扑火般踏上。 值得吗? 当然值得。 天色已近傍晚,早先还翻腾着的残霞逐渐被黑暗所吞噬,日头却还在山的那边浴血挣扎,似是不愿离去。天空中明暗交汇,煞是瑰丽。 乘着这微薄的夜色,走着优一郎之前走过的路线,米迦猫着腰往那栋大楼溜去。 旁边的塔利班武装分子在四处游走,米迦有好几次差点被发现。无奈之下,他只得长时间的躲在罂粟花丛中,掐指一算,竟在花丛中花了足足七、八分钟。 当从罂粟花丛中钻出来的那一刻,米迦感觉如获新生。米迦在心中暗暗发誓,要是能活着回来,他无论如何都要把这片花丛给烧了。能忍受这股味儿的那还是人吗!!? 心中抱着对首领的愤恨和对优一郎的担忧,米迦跑的更加快了,不消一会儿便到了楼的门前。 幸运的事,大楼的门前只有一个守卫,另一个不知跑的到哪里去了,空留自己的伙伴独守大楼。 米迦眯了眯碧蓝色的眼眸,心中暗自庆幸着。看来,只要直接杀掉那个护卫就好了呢。 米迦拔出自己插在腰间的匕首,舔了舔嘴唇,轻手轻脚的向守卫绕去。 守卫正不知神游到了哪里,对于米迦有些拙劣的的靠近竟也没有发觉,没有任何防备的就让米迦绕到了身后。 米迦悄然将锋利的匕首靠近了守卫的脆弱的咽喉,干脆利落的就是一记割喉,暗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可怜守卫还没来的及发出哪怕一声声响,便离开了人世。 米迦将匕首重新插回腰间,冷眼看着地上哪具尚还温热的尸体,转手推开了大楼的门。 他能进去就行,至于这守卫的同伴看到守卫的尸体后会作何感想,这就不关他的事了,不是么? 乘着一楼悄无一人之时,米迦摸进了楼梯。,直往三楼奔去。推开楼梯的门看到三楼的一刹那,米迦有些恍惚了。三楼也没有人,这怎么可能?难道自己也落入了敌人的圈套中?敌人若是连自己会来营救优酱都想的到的话,那心机该有多深啊?光是想了想,米迦就不寒而粟。 然而现实并没有留给米迦那么多思考的时间,楼梯中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想必是那守卫的同伴发现了尸体,上来汇报了。 米迦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这三楼,可只有走廊尽头一间房间,那守卫上来定是要进那间房间,躲不得。而三楼的构造也甚是棘手。想来那首领在设计时就料到了会有自己这样的人上来,走廊特意设置成笔直笔直一条,完全没有地方躲藏。 怎么办才好?要是自己再不找个地方躲起来,估计自己就会比优酱先一步见阎王了。 米迦急得团团转,左想右想也没想到任何办法。只得叹了口气等死,暗自后悔为何当初脑子一热杀了那守卫了。 虽说米迦心里已经快自己放弃自己了,但脑袋里却一直思考着方法,努力寻找着翻盘的机会。 直接杀了上来的人? 不行,听声音上来的不止一人,这么做无疑于自寻死路。 冲进房间,在房间里找地方躲藏? 要是那里面有人,自己倒是可以直接找到优酱和他去做难兄难弟了。 真是的!怎么这三楼只有一个房间啊!!! 明明走廊有两头。。。 等等!? 两头!!? 自己面对的一头是房间,那么,身后是什么呢? 思考至此,米迦迅速转身,向走廊另一头跑去。他清楚,成败在此一举。

为了舞台剧的票。。。从现在起,码字攒人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考完了,考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太爽!!!

【米优】罪の花(上)

这里叶子,是一只长期潜水的萌新
第一次发文,请多多指教
欢迎捉虫
请不要大意的提建议吧!我会改的
文笔渣
有OOC
蛮雷的
大概特警paro?缉毒背景
如果都可以的话,再看,OK?

公元20XX年5月,阿富汗

百夜优一郎潜伏在罂粟种植基地旁的金黄色的稻草丛中,冷眼旁观着在罂粟田中忙碌的农民和一旁持枪而立的塔利班武装分子,翠绿色的眼眸中充斥着冷漠、不屑与仇恨,刻骨铭心的仇恨。

优一郎的耳机中传来了后方指挥组人员的声音,是百夜米迦尔在对他说话:“优酱,根据我们之前情报组侦查到的资料显示,武装分子每两小时轮一次班,下一次轮班马上就要开始了。轮班时是唯一一次机会。你只有一刻钟。一刻钟后,不管有没有解决他们的领袖,都要立即撤退。行动路线由我来给你指示。”米迦顿了顿,“还有,不管怎样,一定要活着回来。”耳机那头的男声有些失真,但却依然有着坚定人心的力量。想到这儿,优一郎笑的眼眸都眯了起来。

“了解。”优一郎如是应到,“呦西,开始换班了。开始指挥吧,我冲出去喽!不过米迦,你给我改造过耳机之后,感觉耳机更好用了诶!下次继续给我改造啊”当然会活着回来了,我是谁啊,可没有那么弱。
米迦似是被他孩子气的言行给逗乐了,在那头轻笑了一声才开始指挥,此时优一郎却已冲出了一直潜伏着的草丛,猫着腰迅速溜进了罂粟花丛中。此时正是罂粟开花的季节,饶是罂粟基本上没有香味,也经不住数量的众多,浓烈的香气一下子扑鼻而来。优一郎不满的嘟囔了起来“真是的,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罂粟这种东西啊...”

米迦无奈的声音响起“优酱,不要再说话了,被抓着可就糟了。现在,冲进正中间那所白色的房子,目前它门口的守卫应该还没有到岗。进门后立即左转。沿着走廊,你会发现右手边有几扇门。推开第二扇门,里面是楼梯。上到三楼去。”

优一郎想也没想的就冲进了米迦指示的那栋房子,很好,门口没有守卫。

优一郎在转向前探头探脑的向走廊望去,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看来守卫全都换班去了。真是天助我也,看来这个任务,也能像之前所有缉毒任务一样顺利完成,优一郎想到。

优一郎小心翼翼的推开右手边第二扇门,里面果然如米迦所说,是楼梯。开一条缝,迅速闪身进去,直奔三楼,完美。

“米迦,我到楼梯了,下一步下一步!任务顺利到不可思议,等着我的庆功宴吧,哈哈!”

顺利到不可思议?米迦揣摩着优一郎的用词。不过,这一点儿一闪而过的想法很快就被甩到了脑后,毕竟指挥好当下才是最正经的事。

“出门后右转,走廊尽头就是首领的房间。进了房间之后,该怎么办就是优酱你自己的事了,我个指挥组的也不好插手。加油,我还等着你的庆功宴呢。”

优一郎随便嗯了一声作答,手却摸上了别在腰间枪。

一想到能见到十二年前杀死父母的凶手,还能亲手了结他的生命,优一郎的心中就涌上了一股止不住的兴奋。

推开门,优一郎惊讶的发现三楼也十分安静。不应该啊,难道是巧合吗?这也太巧了吧,他们是有多信任自己的领袖 才会不安排守卫啊。但一想到那个自己恨之入骨的人就在前方,优一郎也管不了那么多,不假思索的冲上了前去。

优一郎推开走廊尽头那扇门,却惊愕的发现偌大的房间中空无一人。究竟是情报有误,还是落入了对方的圈套之中?想到这里,优一郎脊骨不禁一阵发凉。
背后的门此时应景的嘎吱一声,优一郎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个冰凉的物体抵住。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啧啧啧,父母死完儿子来,这么着急送死啊。不过,你小子实力不错,竟然让我过了这么久才发现,也是不容易。给我记住了,想跟我玩阴的,再修炼个八百年吧。放心,这玩意儿只会让你小小的睡那么一觉。上路吧。”

一声清脆的扣下扳机的声音。

对不起,米迦。我可能,无法阅现承诺了。这是优一郎失去意识前唯一的想法。

米迦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表,21分钟了,优酱还没回来。他也曾试过呼叫优一郎,可对面却从未传来任何声音。他的优酱,是绝对不会补回他的话的。可现在,不仅严重超时,而且还不回话,肯定是优酱那边除了什么事。现在,他也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他偷偷安置的定位器了。

“那,那个,米迦君你看看这个定位器显示的位置,很不正常啊...”情报组一位组员颤抖的声音将米迦拉回了现实。

米迦皱着眉头走过去,在看到定位器所在的位置时,脸色霎时变得苍白。

地下10米。

这说明优酱肯定在类似于地下室的地方,而地下室,至少他们情报组的人员没有检测到。那么 ,优酱又是怎么进去的呢?而且定位器在原地一直不动,说明优酱也一直安安静静的待着,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等等!!?

刚开始时的顺利,严重超过的时间,一直不回的语音,基本上不可能去的地方,风格相反的动作,这一切都指向了一种可能性。

这一切都是个圈套,敌人想要引诱优酱深入,所以一开始才会故意不安排守卫。优酱被抓住了,所以才会一直不回来,也不回语音。是敌人,知道有个地下室的敌人,将优酱带去。而优酱一直不动,往乐观里想是被打晕了;往悲观里想的话...米迦已经完全不敢想了。不行,自己必须得做些什么。

那边那个工作人员还在纠结,看到米迦理东西却是着实吓了一跳“米迦君,你要干什么!?”米迦一边检查着手枪的弹夹,一边说道“当然是去救他了。不然呢?”
tbc.